四川千里自驾 黯然掠过北川灾后的余伤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8-25 18:18   4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从成都出发,中午时分就到了北川,我们预计从北川穿过再继续往北,可是快到北川县城的时候就看见路边停满了车,一位个子高高的小警察满头大汗地指挥交通,告诉我们车不能再往前开了。听路人说前面不远可以看到北川县城,我们停好车随着人流往前走。

从成都出发,中午时分就到了北川,我们预计从北川穿过再继续往北,可是快到北川县城的时候就看见路边停满了车,一位个子高高的小警察满头大汗地指挥交通,告诉我们车不能再往前开了。听路人说前面不远可以看到北川县城,我们停好车随着人流往前走。路的前面两三公里就是县城所在的山坳,沿一条去往度假山庄的分岔路走十分钟,面前豁然开朗,路的拐弯处形成一个观景台,北川城就静静地躺在我们面前。

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就为了站在这里,望一望已经完全封闭的北川城。整座城已经被铁丝网围起来,将成为地震博物馆。静静地面对这一座废墟,死亡的味道扑面而来。曾经是一座美丽的小城,如今已成巨大的坟墓,埋葬了多少生灵和希望!九月底的连续暴雨再次造成山体滑坡和泥石流,将很多废弃的房屋埋入地下。所以基本上很难想象事发时的震惊和恐惧,人们在大自然灾害面前竟如此渺小!停车的隔壁就是地震后被高度观注的北川中学的原址,由于这里是伤亡最重的地方,在搜救的时候整个废墟已经被仔细清理过,但还是呈现给人们可怕的回想。废墟的一侧,一对应该是学生父母的青年人在祭奠自己的孩子,远处是群山,太阳从云层中射出白光,洒在这一片废墟上。

我们驱车从北川折返,绕道通口,北上前往平武县,沿途泥路居多,加上公路两侧居民都在重建,砖石沙土只能堆放在公路上,车行速度很慢。直到晚上11点才到达平武县城。在城里转了一圈,找到县政府所属的平武宾馆住下,由于地震造成天然气中断,至今未恢复,所以只有部分靠中央锅炉供水的房间才有热水。

第二天 平武-黄龙-川主寺-若尔盖-唐克

吃过宾馆的早餐,我们参观了著名的报恩寺。报恩寺初建于明代,是当时的地方官王玺组织修建,仿造京城的皇宫格局,规模宏大,建筑精美,在文革期间也幸免于难。但这次地震也造成部分墙体受损,天王塑像也因此损腿折臂。文物不错,40元一张的门票也令人咋舌。

出了平武往西北,顺着山涧的盘山公路直通黄龙,海拔不停地增加,最高点已是3000多米,风光也慢慢变化,从灌木阔叶林竹林变成了针叶林和突兀的岩石地貌。阳光渐渐强烈,白云也亮得刺眼,好一派高原风光。到达川主寺已是下午3点,吃过简单的午饭再往若尔盖挺进。路很好,两个小时就到了若尔盖,一座巨大的雕塑上写着:共和国九大元帅走过的草原。从若尔盖县到唐克乡还有60公里,我们便想赶在日落前到达唐克的黄河边,于是在黄昏的云层下,追着渐渐滑落的夕阳前进,因为前方的天空总给我们回光返照的希望,我问了好几次:太阳到底下山了没有呢?

我们就这样在若尔盖的草原上奔驰,到达唐克乡接受特警检查的时候,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,我下车一看路牌,到黄河边还有12公里。车到黄河边,只有依稀的一缕微光映在水面上了,她静静地蜿蜒在大地上,我需要把相机的快门速度调至1秒才能捕捉这一刻的宽广和宁静。

当晚住在唐克乡的旅店里,没有热水,电水壶花上半小时只能把水烧得温热,气温不断下降,我们用温水洗了脚,穿上所有衣服躺下,还是无法驱走高原的寒意。